索尼全画幅微单™A7RII:指尖上的巴黎
作者:万戈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相信所有到过巴黎的人,对于这座城市的印象和感受夜都会大相径庭。几个世纪以来,以巴黎为背景演绎的无数文学、戏剧、影视巨作,所呈现的完全不同的格调、氛围和情感,让没有到过这座城市的人更难以用明确的标签来认识它。而这个穷尽词汇都难以言表的地方更是一个影像的天堂,整整6天,满怀敬仰和震撼、按奈感动和惊奇,伴随着指尖的触动,索尼全画幅微单™A7RII凝固下3000多个灵感瞬间——
  留驻每一张清晰笑脸
  没有围栏,没有门票,没有任何阻挡,从巴黎战神广场公园一路走来,就直接站在了庞然耸立的艾菲尔铁塔之下。仰望着18038个钢铁构件组成的324米高的巨大塔架,这种轻而易举的进入几乎让人有不真实的感觉。此时埃菲尔铁塔下完全就是一个世界人民的大合影区。不同国籍,不同肤色,装扮各异的男女老少操着各种语言大呼小叫,站成一排摆出五花八门的造型,面对或手持各式相机和手机拍照。这生动的场面立刻让我找到了感觉,端着A7RII在人群中左挪右移,连续按动快门。
  定格塞纳河的浪漫夜曲
  法国作家巴尔扎克曾说过"不经常来巴黎的人从来都不会完全变得优雅"。如果说巴黎的白天是古典与现代,安详与激情,时尚与狂野的交响乐章,那么巴黎的夜晚就是优雅而浪漫的夜曲,而最浪漫的旋律莫过夜游塞纳河,而乘坐游船在塞纳河上夜宴更是夜游巴黎最梦幻的享受。
  隔着雨滴滑落的玻璃舱,河畔灯火幽暗的哥特式教堂、拜占庭式宫殿和巴洛克式古堡缓缓掠过,感觉如同穿越到了中世纪的巴黎。当优雅的钢琴和小提琴协奏曲在船舱中响起,我再也顾不上吃法式大餐。船舱中央两位老帅哥神情专注的演奏、玻璃舱边对坐牵手的情侣、座席间动作优雅穿行的厨师……连续按动快门,定格这优雅的瞬间。
  描绘晚霞与夜幕的辉煌
  从蒙马特高地的圣心大教堂到巴黎最高大厦蒙帕纳斯大楼,俯拍巴黎市区全景如同观赏一部光影变幻的风光大片。约4240万高像素的索尼全画幅微单™A7RII,拍摄大光比的城市全景有更为清晰的分辨率和更丰富细腻的层次细节优势,但同时也对相机的防抖稳定性有更高的要求。索尼A7RII加装FE PZ 28-135mm F4 G OSS变焦镜头拍摄城市全景,想要保证画质细节,必须尽量用低感光度,暗弱光线下用三脚架固定相机,曝光过程中任何的轻微触碰都会导致画面拍"糊"。此时索尼微单相机"智能遥控"功能正好发挥作用,开启"智能遥控"模式与自己的智能手机无线互联,就直接通过手机屏幕遥控相机光圈、快门速度、ISO感光度、EV曝光补偿、白平衡等曝光参数设置,并在实时观看手机屏幕取景画面的同时遥控释放快门,完全不用触碰相机。以135mm长焦端从黄昏拍到入夜,尽管快门速度最低已降到1/5秒,拍出的画面仍然获得了理想的清晰细节。
  把握地下亡灵的隐秘奇观
  巴黎地下墓穴(又称骷髅墓)是位于巴黎丹费尔-罗什洛广场地下的一处特殊景观。1786年巴黎爆发瘟疫,传统的教堂墓地尸骨堆积成患,当时的巴黎警察局长为了解决公众卫生危机,决定将市区公墓埋葬的尸骨全部转移到地下的废弃采石场。这项巨大的工程直到1810年才正式完成,最终堆放的尸骨大约在600万到700万具,总长近300公里。
  西班牙作家卡洛斯•鲁依斯•萨丰曾说过:"巴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连饿死都仍然被视为一种艺术的城市"。当重新回到地面,再一次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在对死亡有了新的敬畏的同时,对巴黎又有了新的认识。
  畅览历史传奇与艺术圣殿
  从巴黎圣母院的传奇到巴黎歌剧院的华丽、从凡尔赛宫的奢华到卢浮宫的宏盛,和欧洲其他城市一样,巴黎所有的历史古迹和博物馆室内都允许游客拍照,但也都有两条最严格的限制,一是不允许使用三脚架,二是不许使用闪光灯,只能手持相机拍摄。
  傍晚时分,雨后的天空空气透明度很高,低角度的夕阳将整个卢浮宫古堡映照得金碧辉煌,隔着窗户发现这难得一遇的光线时机,连续换了几个窗口角度都不理想,急忙下楼想找出口,突然发现二层室内咖啡厅有一扇通往室外平台的门半开着,连忙一头钻了出去。二层平台这个角度太棒了,前景阴影中一排古典雕像的剪影正好与背景金色的古堡构成美妙的画面。举着相机正在寻找角度,身后传来咖啡厅服务生的叫喊。不懂法语,但从他的表情和手势上明白是要赶我离开。时机刻不容缓,一边嘴里yes、yes地答应,一边盯着电子取景器画面迅速调整构图,右手拇指飞快拨动曝光补偿转盘,食指指尖连续按下快门。当服务生的手搭上我肩膀的时候,索尼全画幅微单™A7RII已经一口气连拍了6张。
  脸上陪着笑脸走回门内,按下回放键,这一天中最理想的画面清晰鲜明地呈现出来,卢浮宫,我终于留住了你最光彩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