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ZZA的光荣与梦想
用一盘比萨征服全世界
  你们都知道小索是吃货,尝尽天下美食,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比萨。
  现如今比萨早已跨越语言和文化,成为风行全球的美食,这种美食源于何地虽无从考究,可是提到比萨就不得不想到意大利。意大利人有多么热爱比萨呢?早在2011年,意大利就向教科文组织递交了申请,想让 "那不勒斯比萨师的艺术"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角逐。这饱含满腔热情的决定已经燃烧多年,而且颇有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6.3;曝光1 / 160秒;IOS-100)
  除了意大利,又有多少人热爱比萨呢?据说全世界每天都在焙制几百万个比萨,可以不夸张的说,比萨甚至超越了罗马帝国时恺撒大帝与屋大维对于这个世界的征途荣耀——扎根在连最引以为豪的罗马军团也无法企及的世界每一个国家。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5;曝光1 / 125秒;IOS-100)
  让我们回到初创比萨的那不勒斯,那是盘踞在欧洲的大城市,人口众多,而比萨则被当作是穷人的简速食品。把喜欢的馅料放在发酵面饼上烤制,是它最亲民易制的首要原则。如今比萨流传到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人们在烹饪和享用的时候,口味又有很大不同。
有位绅士买了一个大烤炉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4;曝光1 / 60秒;IOS-200)
  如果说英国也有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故事,那就要说在交通远不如现在发达的1965年,一位衣着考究的绅士正站在一个潮湿的细雨天气里,等待着他不远千里迢迢预订的货物——意大利进口的比萨烤炉,来取悦伦敦的淑女们。这位绅士就是热爱冒险、旅行与美食的Peter Boizot,他后来创建的PizzaExpress如今已经开遍了英国的大街小巷,也漂洋过海来到了北京。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3.5;曝光1 / 125秒;IOS-1600)
  在三里屯Village顶层就可以品尝到传统的那不勒斯比萨,那不勒斯有这样一句老话, "不要吃太复杂的比萨,对胃来说既费钱又有害"。事实上,不光那不勒斯比萨,意大利不少传统菜肴制作方法和配料都不复杂,他们讲究的是选择上好的原料,突出原料本身的味道。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4.5;曝光1 / 125秒;IOS-100)
  初夏,有一款比萨把清新的味道裹挟在面饼中,想在炎炎夏日找到一份清爽,可以选择克罗迪拉比萨。这种披萨是将面饼先进行烤制,然后在面饼顶部点缀以新鲜作料,鲜绿色的芝麻菜铺陈为底,咸香的帕尔玛火腿与干酪薄片覆置其上,再点缀以鲜嫩多汁的樱桃番茄,带来浓郁的地中海夏日风情。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4;曝光1 / 125秒;IOS-100)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4.6;曝光1 / 160秒;IOS-100)
  不妨再点一款清新的饮品内格罗尼(Negroni Sbaliato),你一定会爱上这款开胃酒。它混合了琴酒、甜苦艾酒和金巴利苦酒,虽然酒精度高、口感微苦,却非常清新,带来一丝凉意。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4.6;曝光1 / 160秒;IOS-100)
京味儿混搭
  在比萨进驻世界各地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食品的同时,不同口味的各路人马也在对比萨进行着本土化的"大改造"。比如在北京饭店莱佛士酒店,你就可以品尝到最具有北京风味的"烤鸭比萨"。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4;曝光1 / 50秒;IOS-3200)
  是的,你没有听错,就是"最北京"的烤鸭与意式比萨的跨界混搭。站在东33餐厅的开放式厨房前,就能看到来自法国的行政总厨赛利先生和来自北京的厨师长搭档在一起,从原料到摆盘用的香草,都在不停调整,以求达到最佳效果。
(相机:索尼全画幅微单™A7;光圈f/ 14;曝光1 / 160秒;IOS-400)
  新鲜出炉的烤鸭片皮之后与成片的意大利火腿撒在比萨饼上,再次进入最高温度可达400℃的专业比萨烤炉中,以280℃的温度烤大约7分钟左右后,边缘的芝士味道更加浓郁,鸭皮更加香脆,鸭肉、火腿与芝士亲密地结合在一起,浓浓的奶油与芝士配上鲜美多汁的鸭肉与火腿,再淋上甜面酱,在口腹之欲上,简直是一份让人爱不释手的甜蜜的负担。
  对于喜爱海鲜的人来说,一个海鲜比萨可以饕餮各种海味,鱿鱼、文蛤、大虾等各式海鲜单吃就已是美味至极,将其加到融合进口多种芝士醇香的比萨着实有些"一网打尽"的意思,格外受到肉食者的偏爱,此时,喝一口略带苦涩的啤酒,甜的腻、苦的涩,瞬间交融互抵,唯留香脆,给自己的舌尖带来了一场特别的美食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