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必了解的纳米比亚
  当得知要去纳米比亚,内心还是比较兴奋的。工作多年,去过的大多是发达国家。这一次去的是神奇的非洲,去的国家又位于南半球,那里是遥远、未知的世界。
  内容来源于《旅行摄影》
  拍摄设备:索尼ILCE-7
  探访温得和克
  夜晚飞抵温得和克,一天下来一共飞行了14000公里、26个小时。纳米比亚面积位列非洲第5,可谓地广人稀。居民主要是黑人,另有8%左右的白人,人均GDP7000多美元,和我国相当,在非洲算是较富裕的国家。温得和克机场非常小,没有廊桥,没有摆渡车。夜晚的温得和克微风习习,繁星满天,在当地人看似寻常的景色,却让我们发出感叹。纳米比亚和其他大部分英联邦国家一样,机动车靠左侧行驶。连接机场和市内的高速公路并不宽阔,但是沥青路面,标线路牌清晰完备,第一眼印象,这个国家交通基础设施不错,有实力。
  温得和克市中心不大,议会大厦旁边就是总理府。持枪的议会大厦保安很和善,告诉我们因为是复活节,议会大厦关闭不能进去参观了。经常出现在图片上的那座尖顶圆拱的美丽教堂也闭门谢客,还好国家博物馆正常开放。那里有新华社承办的中纳建交25周年图片展。国家博物馆的平台可以环视整个温得和克,市内有日尔曼风格的城堡、西式庭院,尽显欧洲城市风情。
  当我们夸奖城市美丽的时候,导游小焦神秘地对我们说,我带你们去看看这个城市的另一面。驱车没多长时间,我们就来到了黑人聚集区。真是一下回到解放前啊。路边垃圾随处可见,如果白人的房舍可用花园洋房来形容,家家围着电网。这里黑人的房屋就显得低矮简陋了,一家挨着一家。路边的学生三五成群,吃着用报纸包裹的食物。用几块木板搭起的路边肉摊的卫生条件不忍目睹。
  汽车驶过一中巴车站,当地人看见我们拍照显得非常不高兴,一个高个男人向我们车走过来,大家略显紧张,催促司机赶快离开,我们驶离了这是非之地。现在回想起来,你能读出他们眼神里流露出的愤怒。一些来首都闯荡的外地人在山坡上用镀锌瓦楞铁板搭建简易的铁板房,远远望去,漫山遍野,白花花一片。许多人家没有水,没有电。独立25年了,还有这样的贫民窟也让人挺吃惊的。
  漫游野生动物园
  纳米比亚近年来已经成为全球高端旅游目的地。这里自然保护区的面积占国土面积的15%,既有国有的,又有私人的。野生动物园的动物全是放养的,最先出现眼帘的是一群大大小小的非洲角马,四五十匹左右。它们对人非常警觉,见到有人来,迅速遁去。跑起来马尾左右摇摆,让人忍俊不禁。当地野生动物园的动物是可以狩猎的。狩猎者付费就可以射杀,当然有许多限制条件。
  路上还偶遇花背红狐狸,见有车过来,非常机警地躲到灌木丛中。不远处,三只鸵鸟不慌不忙一路小跑,远处上百匹角马在草地上觅食、追逐和嬉戏。车停在河床的沙滩上,司机拿出各种饮料和啤酒,让我们真正融入这自然浪漫的环境中。在这里,你能感受到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那种和谐。
  飞向红沙漠
  苏丝斯黎位于温得和克南部大概三四百公里,它那里的纳米布沙漠举世闻名。纳米布沙漠由于沙子里含有氧化铁成分,呈现红色。在不同的光线下,可以变幻出不同的颜色。去那里,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就是小螺旋桨飞机。我们搭乘的小飞机可载10人,机长是个已经谢了顶的年轻人,留着凡戴克式的胡子。登机前,他做一下安全讲解,行程1小时20分钟,空中要特意飞临纳米布沙漠,然后横飞到我们的沙漠机场。调节好各种按钮,机长向塔台呼叫"踹菲克、踹菲克",加大油门,机头仰起,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中,飞机驶离地面。
  从空中向外看,是完全不同的鸟瞰角度。连绵的绿地、山峦和荒漠如同山水画卷渐次展开,甚至用肉眼就能看见其中的野生动物;山峦的线条有的柔和婉转,有的棱角分明,鬼斧神工。不远处云层下方的雨帘就像直垂地面的纱帐,亦真亦幻,彩虹也不失时机地出现。
  我的第一印象是这里与丝绸之路两侧的戈壁滩、吐鲁番的火焰山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入住的酒店有个好听的名字——海市蜃楼。它就建在戈壁滩上,自成体系,可谓沙漠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