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系列开发者访谈

小宫山:XB系列能够在耳机行列中拥有一席之地的一个主要特点是,表现“深邃重低音”,但它最初的设想只是“再现舞池声场”。我和松尾两人都是伴随舞曲音乐成长的一代,我们不仅熟悉音乐厅最好位置可以听到的声音,而且熟悉高于听众的麦克风拂过的声音。

松尾:一般人都认为,在音乐厅欣赏古典音乐,一个好位置是很重要的,但实际上,声音变化的品质和标准是否符合听众要求,声场的位置至关重要。
小宫山:在这个意义上,如果说音乐是极其丰富多彩的,那么耳机声场更是变化多端。在我们开始研发这个系列时,我们心里就存在这样一个想法,真实追求说唱或某种舞曲风格的声场。

松尾:在索尼看来,耳机就是“声场模拟器”。我们回顾今天的音乐趋势,不免发现目前的音乐流派实际上混入相当多的舞曲音乐元素,这种元素广泛见诸于流行偶像和歌手们的歌曲中。我们也曾思考过,什么样的声场才算是舞曲音乐的最佳声场,最后得出结论,舞池是最好不过的声场了。XB系列所要的做就是模拟舞池声场。这是与市面上的耳机完全不同的声场定位。

小宫山:当然,我们并不是说,音乐厅不是欣赏音乐的最好去所,或者说Hi-Fi有点过时!(笑)我们想表达的是,音乐应该有更多的欣赏方式,声音体现的价值也应该更丰富多样。你也可以将这称为“索尼精神”。这也溶入了耳机设计团队的血液中,所以他们心有所想,即有所成。这款耳机的主题是,舞曲拂过耳际,如婴儿初浴,某种程度上说,是因为设计团队真正将自己融入其中才有所收获罢了。

松尾:可能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款耳机的“知音”是像敦司和我自己这样的人。我想,我们之所以这样设计,只是因为我们心目的耳机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小宫山:当初设计这款耳机时,碰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这些特大型耳垫。我们在考虑耳机发声如何在视觉上有所表达时,一位工程师说他想在耳垫上搞些新花样。还从来没有人通过耳垫来表现在舞池感受到的低音和节拍,所以我们认为这样做一定会很有趣。

松尾:从设计角度看,耳垫是非常重要的部件。要产生极低频声音,从驱动单元到耳膜需要更好的气密性。如果在这个地方漏气很严重,那就很难产生低音调了。每个人的耳朵和头骨形状都不一样,所以很难设计出无论谁佩戴都不会漏气的耳机。而且,一些人还和敦司一样,发型怪异。(笑)

敦司:嗯.佩戴时漏气确实不太好。(笑)

松尾:所以,我们就考虑应该怎么做才能实现无论谁佩戴耳机都能保持气密性,最后决定从耳垫着手。

小宫山:在设计小组或参与人员开始绘图或进行声学设计之前,我们先在工厂制作了一些耳垫原型。我们用缝纫机缝好所有耳垫,不过最能够传达我们脑中想法却是利用拟声。所以,我们当时总在讲一些“需要更多“嘭嘭声””或“我要更多“哼哼声””之类的话(笑)。所有这些成年人都能一直“嘭!”、“哼!”个不停(笑)。但总是有某种东西可以将所有想法结合在一起,最后当我们终于达到人人满意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说“对!就是它!”

松尾:设计师和工程师看待耳垫的角度完全不同,但最终的目的是相同的。完成原型后,我们试着给这个平常称为“耳垫”的部件取个和概念相称的名字,敦司提出了不少建议。其中一个是“特大型耳垫”,这个名字比较响亮。

小宫山:作为设计师,我希望通过这些巨大的耳垫来表达出以往耳机所无法想象的深邃低音,同时,我
也希望重视佩戴耳机时外壳没入耳垫的方式。我还希望营造出沉入松软沙发那种柔软舒适感。所以,我
们取名为“特大型耳垫”。
松尾:这款耳机最重要的特点是,能够再现重低音。普通耳机发声时是假设在音乐厅内的表演者和听众之间存在一段距离,但在舞池内,空间狭小封闭,音量很高,低频声音直接在耳内回响或穿透身体。在音乐厅内,因为表演者和听众之间有段距离,所以低音随着距离而衰减。我们曾以为那样更接近真实的声音,但在舞池内,因为空间狭小封闭,音量很高,衰减极小,低频声音直接在耳朵内回响或穿透身体。

小宫山:我希望通过耳机表达低音节拍和低声压的直接感觉。

松尾:有种技术可以实现这点,叫做“直接感应技术”(Direct Vibe Structure),有点“直接用振膜撼动耳膜”的意思。就像刚才提到的,产生极低频声音,必须要改良驱动单元到耳膜的气密性。以往大量的空气都是从耳机和耳朵之间通过的,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担心耳机本身的气密性。但是,如果要改良耳机和耳朵之间的气密性,就需要改良各种组件之间的气密性。所以,要改良这些连接处的气密性,我们添加了“气密接合”过程或“气密环”部件。

小宫山:此种技术应用于防水设备等,通常我们没有必要深究它。但这次为了达到声音品质,我们只有全力以赴了。

松尾:另一件事,就是我们专为这款耳机开发了一种新驱动单元。凭以往累积的经验,我们通过模拟,找到能够再现重低音的最好振膜形状和最好的材料,并使振膜单独用于低音调再现。但是,在这样高气密水平下,如果振膜不够结实,佩戴时就会由于气压,无法恢复到原来的形状。这样的话,整副耳机就报废了,所以我们必须拿出一种不会轻易变形的振膜。

小宫山:但是要呈现低音调,就必须要拓宽振膜的动作范围,而且要加快其动作速度,所以振膜又必须要柔软。“既结实又柔软”是自相矛盾的,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从零开始。

松尾:耳机厂商很多,但能够从头开始设计驱动单元的公司并不多。索尼过去生产过许多驱动单元,所以它拥有深厚技术功底,这种高层次知识涉及材料和熟练制造技能。我们集中了在耳机领域中长期累积的最优秀技术,把它们全部应用到这款耳机上。当然,产生重低音固然很重要,但我们也没忘记高频。在舞池内,您可以同时体会到声音的宽度、深度和运动感,所以我们认为倾听并感受高频也十分重要。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我们取得了发声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