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作为一个摄影师,相机就是我的眼睛,激情则是创造的源泉,而这次来到西班牙,我的"眼睛"不仅是要来寻找光明,更要留住美丽。
由于这次想挑战在西班牙的弱光拍摄,因此选择了感光能力更强的全画幅微单相机SONY A7S,并且再用一台SONY A7作为备机。在镜头方面则选择了Sonnar T* FE 55mm F1.8 ZA和FE 70-200mm F4 G OSS镜头,中长焦端的选择也是配合A7S即便在弱光环境下也能获得清晰细节画面。为了获取更宽广的超广角拍摄,我也准备了A卡口的Vario-Sonnar T* 16-35mm F2.8 ZA SSM镜头以及LA-EA4转接环,这样基本就能满足我的拍摄需求了。
A7S超强的感光能力不仅体现在照片上也同样在视频拍摄上有精彩表现,所以这次还准备了XLR-K1M适配器、ECM-XM1麦克风、VCT-55LH支架、CLM-V55夹式监视器来应对视频的拍摄。
由于是带着微单相机出行,因此在三脚架的选择只要是坚固耐用型即可;在背包的选择上因为要经历长途所以双肩包更为适宜,同时还能挂上三脚架,兼具一定的防水能力也就够了。最后再带上足够的备用电池,以及两张32GB的存储卡,轻装前往西班牙。
我们到西班牙的第一站就是他的首府——马德里。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斗牛圣地就在此处,这自然是我们不能错过的一场好戏。在斗牛比赛还未开始之际,我用A7S的扫描全景功能将圆弧形的斗牛场扫了个遍,虽然当时已经是西班牙时间晚上7点有余,不过纬度高的关系,太阳君还挂在天上因此凡阳光直射的看台人数稀少,而背光处则坐满了人,但明暗过渡十分自然,同时由于A7S使用最新的BIONZ X影像处理器将暗部的细节都表现出来,非常细腻。
在现场观看斗牛比赛比在电视机前真实了不知道多少倍,而斗牛过程的画面转瞬即逝,得益于A7S改良的对比度检测自动对焦,我能快速而准确的捕捉到斗牛精彩时刻,即便是在过后再来看这些照片仍能让人回想起这紧张刺激的一刻。
对于斗牛的拍摄,大部分人觉得我只要开启足够高的连拍速度就行了。事实上光有连拍速度还不行,必须配合AF-C连续伺服对焦才有可能跟上斗牛激烈的运动节奏。同时得益于E卡口70-200mm与A7S完美的配合,画面捕捉的成功率非常高。
对于这样的画面注意选择"中心"测光模式,同时适当增加0.3左右的曝光补偿来提升暗部的细节。
本次行程的第二站,我们来到了古老而美丽的托莱多,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的托莱多充满了浓浓的古韵。而体现托莱多古韵之一的就是坐落在托莱多城中的各类教堂,而其中的雕塑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因此我选择了能更好体现细节的55mmF1.8镜头来拍摄,像这张教堂前祈祷的少女的照片,从整体造型、神态刻画还是纹理的细节处理说是精美都还嫌不够。
到了托莱多大教堂的内部无数精雕细琢的细节更是令人眼花缭乱,由于教堂内严禁使用三脚架进行拍摄,而大教堂采光都非常弱,仅靠微弱的灯光来照明,这时候我就启用了A7S的高ISO进行拍摄,可谓如鱼得水,为了获得更好的拍摄效果可以开启自动DRO提升动态范围表现。
还未来得及从精湛宏伟的教堂中回过神来,我们再次被依山而建错落有致的古城居民区的生活环境所吸引,于是情不自禁的拿着A7S一顿狂拍,也多得A7S小巧的机身不至于打扰这座幽静的古城。
大白天也可以用大光圈!由于拍摄距离的限制,而我又想将前景虚化掉,所以不得不使用1.8的大光圈来进行拍摄,好在A7S可以将ISO下探到50,可以获得正确的曝光。
有时候美景总是在一刹那间,
托莱多在日出的照耀下,
浓郁的色彩把古城都渲染成了暖色调,
但背光处又保持了阴冷的冷色调,撞色得相当漂亮。
等待日出的拍摄是个艰难的过程,千万不要只根据网上的日出时间准备自己的形成,真正的日出可能只有短短的30秒时间,所以提前到拍摄点是必须的。当你发现天际露白之时就可以尝试进行拍摄,确认适合的曝光,当太阳真正升起时千万不要错过。
当我们准备离开托莱多之际,看见一位正在晨读的少女,我就直接手持抓拍,70-200mmF4镜头虽然是长焦却拥有很好的光学防抖功能,并且开到最大F4光圈也没什么色散。
有时候拍摄需要一种安静的美,远处用200mm的焦距捕捉不打扰到拍摄者。
基于对A7S弱光拍摄能力的追求,来到瓦伦西亚我又钻进了教堂。在惊叹于教堂磅礴气势与精美绝伦的同时,快门也在不断闪烁,就拿这张教堂内部结构的照片来说,由于光线复杂,没有办法控制ISO的确定值,因此我选择开启自动ISO,虽然ISO已高达4000,但反应在照片上的噪点并不明显。
有的教堂都不允许使用三脚架进行摄影,这就意味着内部的拍摄必须使用高ISO才能成功捕捉到精彩的画面,并且使用长焦镜头时相当考验"铁手功"。
令人庆幸的是以高感见长的A7S此行表现非常出色,即便开启12800以上的ISO都可以拍摄出细节丰富的照片,配合自动DRO的表现我可以将更多的精力 用于思考构图、画面等细节。
夜半在巴塞罗那的港口拍摄延时,拍摄过延时的朋友都知道等待的过程十分漫长,但是享受着微风拂面、观看着远处微光点点,时间似乎又变得不那么难熬了。
随时开着自动DRO是个好习惯,特别在拍摄光比反差很大的场景时相机会自动平衡画面中的暗部细节,使整张照片更具可看性,经得起推敲。
在瓦伦西亚的第二天,为了拍摄日出,我们一早就来到马尔瓦洛萨海滩,太阳还未跳出海来,我倒是先给海浪吸引了,为了获取低角度的机位,这时候就需要三脚架的帮助了,根据三脚架的性能将其脚管尽可能压至更低的拍摄机位,或者可以将三脚架的中轴倒置获取更低角度的拍摄。除此之外,A7S多角度翻折屏也是获取不同角度拍摄的简便方法。
海浪的拍摄更适合使用"陷阱对焦"的方式进行捕捉,当确定画面中的焦点后,将对焦模式调整为手动。当一波海浪进入焦点范围后,总能拍摄到一张完美的画面。
作为西班牙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商,桃乐丝酒庄也是我们此次西班牙行程中必不可少的项目之一。为了应对酒庄内昏暗环境下的拍摄,我为A7S搭配了55mmF1.8镜头,该镜头不仅拥有F1.8的大光圈,更带来了高对比度和高解析力的蔡司品质,对昏暗环境中拍摄的物体的细节部分丝丝入扣。
离开桃乐丝我们辗转来到离法国国境仅70公里左右的古城赫罗纳,虽然该城是泰罗尼亚大区的第二大城市,但显然古城的人们生活很是慵懒惬意,为了不打扰这份恬静,我使用了70-200mmF4镜头,由于这枚镜头是专门为微单相机设计的,因此从体积和重量来看搭配A7S十分合适,我在拍摄的过程中不会有头重脚轻的感觉。
终于我们来到此次西班牙之行的最后一站——巴塞罗那。作为享誉世界的地中海风光旅游目的地和世界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巴塞罗那给我最多的感受四个字可以形容:奇幻、热情。说到奇幻莫过于建筑设计巨匠安东尼奥·高迪的作品,其天才的创意令人叹为观止。
尤其是他最为出名的建筑——圣家族大教堂。虽然是还未完成的建筑,但仅是外观就让我瞠目结舌,内部的仿生学以及大量的彩色玻璃窗框的设计就仿佛置身于五彩天堂。由于光比较大,且教堂中不能使用三脚架,为了能将圣家族大教堂的高大恢弘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时候我就采用了A7S通过转接环街上16-35mmF2.8镜头,该镜头虽然有16mm的广角端,但是其畸变控制非常不错,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16mm广角端的水平需要很好的把握,不然会有奇怪的不适感。在这种配置下,A7S的自动DRO+高感光技术既能保持稳定的拍摄,同时细节的部分也保留的非常好。而16mm的广角端又能展现其壮丽的风采,令人心潮澎湃。虽然A7S采用了转接环,但依旧保持了快速而准确的对焦速度。
在全画幅下使用16mm这样超广视角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握画面的水平,如此广阔的视角一旦水平失衡,再好的画面表现力都因此毁于一旦。开启A7S屏幕上的辅助参考线能够有效避免这个情况的发生。
高迪的作品大多与自然有关,圣家教堂如此米拉之家亦如是。米拉之家设计灵感来自海底世界,他的拱顶呈现抛物线或悬链线的形状,所有阳台的金属围栏都是类似海草的造型,而各种建筑造型细节以及墙壁的壁画均都是海洋中的感觉。因此我仍然使用了16-35mmF2.8镜头从米拉之家的楼顶俯拍下去,如同看向海底世界。
而在之后兰布拉大街的扫街时我主要还是使用16-35mmF2.8镜头和55mmF1.8镜头,特别是在波盖利亚集贸市场内的拍摄,市场内光线非常昏暗,除了ISO的提高外,我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增加曝光值,让图片看上去更通透明亮。
入夜后令人兴奋的弗拉明戈表演是今晚的重头戏,由于我们是坐在二楼的位置,所以我用A7S搭配了70-200mmF4镜头来进行拍摄,A7S凭借良好的感光度和新算法可以准确把握拍摄时机是很重要,但像处理弗拉明戈这种激情四射的舞台表演,抓住具有张力的肢体、丰富的表情表现才是关键。因此在拍摄这种表演的时候不要吝啬快门,总有一张让你满意。
对于舞台拍摄不得不说的一点是,我喜欢使用点测光对表演者的脸部进行测光,测光后按下曝光锁定按钮,就可以放心地重新构图拍摄,拍摄成功率非常高。
结束了弗拉明戈的拍摄,我们转战至蒙锥克山丘等待魔力喷泉的表演。
巴塞罗那的魔力喷泉坐落在巴塞罗那的国家宫广场。以多彩变化闻名,同时也号称欧洲最大喷泉,每晚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来参观,但只有周末才有音乐喷泉表演。每到这时候国家宫广场人潮涌动,这也是难得在西班牙看到这么多人的地方。
这时候我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国外的芭蕾舞爱好者站到喷泉台上,伴随着音乐喷泉的律动翩翩起舞,我赶紧拿起装有70-200mmF4镜头的A7S,迅速抓拍下来。
都说摄影是用光来作画的一门艺术,由此可见光线对拍摄的重要性,但即便身处在微弱光线的环境下也并非无计可施,除了相机本身感光性能外,也可以利用三脚架、快门线或者无线功能来遥控进行拍摄。摄影靠器材更靠想法,而拥有像A7S这样感光性能强、轻便、易操控的微单相机,可以随时将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行动起来吧,少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