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其实来得简单自然,比如一杯酒、一个炒栗子、一个不起眼的小火盆,还有海浪涛声。音乐其实也来得简单纯粹,一条A1耳机、一个播放器,就是一个世界。
  第一次见到"小确幸"这个词,和A1有关。那是一个阴雨天,窝在沙发上用A1听着歌,在织成帷幔的雨滴下看着村上春树的《兰格汉斯岛的午后》,书中一篇小品文就叫《小确幸》。读完后才知道这个词用来形容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形容稍纵即逝的美好。也许是在商场里突然听到一首你非常喜欢的音乐,也许是某一天早上通勤时发现公交有座位并且道路畅通,抑或是在想念某人时她突然打了电话过来。
  曾经的笔者,浸淫HiFi圈十余年,追求参数讲究搭配,听不同的歌用不同的播放器与耳机,配不同的线材与海绵,调不同的EQ与增益。但渐渐的就像李宗盛所说: “静茹和我说她越来越听得懂我的歌了,年纪见长,就慢慢更知道老豆当初写的是什么意思了”。慢慢的,笔者开始用随身设备听音乐,偶然带着手机出街,旅行途中也不再携带全套音频设备,也再不会遇到D100过安检被扣查的窘事。圈内常有烧友喊着"退烧",也许更多的是洗尽铅华后开始回归音乐的本质,从最初的听音乐到听器材最后再回归到听音乐,这看似简单的三个阶段,短则三五年,长则十数年。1A的出现,陡然间让笔者感受到了些许小确幸的简单纯粹。
  拿到A1已数月有余,它成为这段时间陪伴笔者最长的耳机,每天通勤的路上用手机直推A1,听些流行听些民谣,手机搭配的A1让笔者在枯燥的路上享受片刻的小确幸。在飘雪的路上感受到李志《热河》的温柔,在夏风习习的傍晚体会到小娟《晚风》的柔情,在深秋落叶的黄昏独自回味林志炫《离人》的无助,在雨天的清晨品味马頔《孤岛》的忧伤。春观藤花,夏闻郭公,秋听秋蝉,冬眺白雪,A1所描绘的风景虽不能亲见,但是通过小小的耳塞,为你铺设一个无语言说的世界。
  出差在外的奔波劳累,音乐如治愈系的良药,仿佛僧侣们抚摸过后的放松释然。高铁上用A1听歌、看电影,体会疲惫路上的小确幸。体积并不大的A1放在随身小包里,对于差旅的负担几乎为零。联想到以前出差时单单装D100或PHA2就需要很大的空间。在喧嚣的旅途中,A1线材上的麦克风也能随时接听电话,让音乐和沟通的切换无缝衔接,纷杂喧扰的世界里,一个,就够了。
  曾经的笔者喜欢壮美绝景,在雅典卫城下驻足惊叹,也在函馆壮美夜景下心潮澎湃。就好比曾经的笔者追求参数的指标,看重动铁单元的堆叠,热衷CS4398或是ES9018的对比。然而洗尽铅华后才发现最美的往往是最简单的,也许那是雅典跳蚤市场里老式黑胶播放的一段旋律,抑或是函馆小学校孩子们的一段无邪和声。
声音迎面而来,紧接着急促电子乐的开场,1分15秒后架子鼓的介入极度考验低频的表现力,说实话A1表现的异常稳重让笔者很惊喜。特别是3分钟时架子鼓的那段solo,A1也显得不慌不乱,定位与瞬态的表现虽没有十分优秀,但也很讨耳朵喜欢。Yanni《You Only Live Once》在A1的表现下也很是出彩,古典琴键音乐的清丽风韵加上现代电子乐的极速音效在A1的演绎下活力四射,这也是圈铁耳机的优势,将动圈的动态与动铁的解析完美的结合。
  A1没有日式浮世绘画卷般扑面而来的震撼,但有着充满东方风情的日本赤绘的细腻之美,仿佛多次的手工焙烧程才能呈现出如梦似幻的日本古都风情。独特的日本岛歌歌手中孝介翻唱的《在水一方》,与邓丽君的版本风味迥异但是不失特色,A1对古典吉他扫弦的表现分外的吸引人,三频的衔接也显得很自然。望穿秋水仍不见伊人踪影的叹息透过A1娓娓道来,不温不火。抱着三味线14岁成名的岛歌女王元千岁与中孝介合唱的《春の行人》,元千岁刚一开口,其极具特色的声线瞬间戳中笔者,A1的表现真实而自然,余音三日绕梁不绝如缕。
  每次去国外旅游时,总能看到当地人戴着耳机边走边听,邮轮中或帆船上、栈道旁或是遗迹边,他们搭配着手机或是简单的播放设备,独自沉浸。但是却鲜见上千元的高端旗舰,看到的多数都像A1这样的全能便携耳塞。这也许是当地人对待音乐的态度,简单的纯粹,却又不能忽视。就好像陪伴你的A1,如果没有你,良辰美景堪与谁说。
贾沐心 于2015年某个斜阳的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