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男,非宅非帅,自诩烧龄十五载,资深索粉一枚,烧过器材无数。15年前人生第一台卡带、12年前第一台MD、10年前第一台CD、5年前第一台Hi MD…索尼串起了太多满载的回忆。
与H3的渊源,不得不提到它的设计师Sony 耳机研发部门传奇人物投野耕治。
投野耕治先生近年来在中国参加了多场索尼发布会和烧友聚会,席间沟通中他曾透露过这款"新形态耳机"的点滴信息。因E888、R10、1R而爱上了投野耕治的调音,故这款"新形态"的H3一直让我魂牵梦萦许久。
随盒赠送的附件也是诚意满满,三对泡沫硅质套、三对混合硅胶套、还有带线控的线材、线夹及缠绕器,以及保留赠品一个真皮包装的收纳包。
这个对于熟悉索尼的烧友来说并不陌生,如此诚意在索尼高端型号上基本都是标准配置。
鉴于本人比较讲究(一说矫情),听音乐一般只选在晚上,熬到了夜深人静、月明星稀的静谧夜晚,这个世界瞬间只有你。
考虑到H3的适应性极强,器材的选择有些纠结,最终选择了如下器材:MD10周年纪念款N10、HIMD末代机皇RH1、不向音质妥协的元老级CD机NE710、索尼第一款耳放PHA-1(配IPC)、索尼第一款Hi Res 播放器F885,新近上市的索尼第二代录音棒旗舰(砖头)D100,以及特意在东京银座带着H3试听了ZX1,来一一"拷问"H3。
照片中除了D100和F885是和烧友借来试听的(这里特别感谢一下),其余所有器材均是笔者的个人珍藏,精心呵护定期保养,十几年前的器材依旧状态神勇。
试听曲目方面笔者向来本着“不在网上下载一首音乐”的原则,故所选音乐均是从笔者珍藏的千余张CD中选出的曲目,格式通过索尼Sonic Stage转化成wav格式。
●测试男声、定位、低频:
选择的是江智民《写给海洋》中的风平浪静,这首曲目是笔者万年不变的试听曲目,优美的歌词和江智民的声线配合得天衣无缝,再加上绝美的木吉他、小打和完美的女声伴唱。
●测试女声、高频、结像:
选择的是Katherine Jenkins翻唱的Angel,前段时间这首Angel曾在《北京遇上西雅图》中再次被翻唱引用,最后结尾黄昏下的低吟,直接戳中笔者。
●测试动态、分离度、空间感:
选择的是Yanni的Santorin,火山爆发,山崩地裂,海啸排空,由此引发的地陷将圣托里尼岛沉入海中,远古海上"庞大而令人赞叹的国家"沉入海底,多年以后又复活了,海啸的磅礴、巨浪的力量、火山的威猛一齐迸发出来。而海底的宁静、水蚀的沧桑、寂静的等待在优雅的抚琴中飘散,继而大地重生、美不胜收。
●测试古典的表现能力:
选择的是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BWV 1047 - 1_ Allegro,两把圆号、3支双簧管作为主奏,以及独特的数字低音(低音管、大提琴、低音提琴、大键琴)。极度考验耳机在古典中的表型。
在PHA-1的表现下,本身就已有充分低频质量的H3优势并不明显,但很明显,PHA-1让我们体会到了一个有着磅礴底量的H3。
PHA-1具有很高的可玩性,接驳电脑与各种移动设备,解码与功放的二合一也绕过了各种设备的原有薄弱,展现最纯正的"索尼味"。

这次H3在PHA-1上的表现虽可圈可点,但坦率的说没有达到惊艳的程度,也许和H3的高阻高敏的特性有关。但是在PHA-1的大推力下,H3的声音密度明显大了一圈,结像也有明显提升。表现尤为明显的是在Yanni的《Santorin》下,Live表现的磅礴大气,排山倒海的气贯如虹,这是在之前的RH1上不可能感受到的。然后歌曲的后半部分急转直下的温柔缓拍却又是如此深情款款,收放自如,旋律在扶琴中飘散,完美的收场。
作为在日本市场"只有30%用户拿它听歌,但在中国只有30%用户不拿它听歌"(D100设计师语),这款歪打正着的神器,以其优异的回放素质和泰坦巨人般的巨大推力深受中国发烧友喜爱,但是其不是为欣赏音乐而设计的硬件和调音也让其有着冰冷巨人的称号。
H3适合听人声…适合听人声…适合听人声……

这次拿D100搭配H3,也是想考验下H3在如此大推力和冰冷系的表现如何。再加上D100是目前市面上为数不多可以支持DSD格式的播放器,这还是相当大的一个卖点。
H3在D100大场面歌曲的表现下坦率的说有些力不从心,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圆号和双簧管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比一般小提琴高三度Violino Piccolo也显得略有些刺耳,但是乐感的力度空前澎湃。
古典乐中三频的衔接及空间感的表现还是EX1000更适合。Yanni的Santorin在H3的表现下,雅典卫城Live现场的横向纵向宽阔的声场还是凸显出了H3的不小实力,起码在大部分圈铁系列耳机中,H3无疑是最讨耳朵喜欢的。两首人声的曲目表现还是不过不失,偏冷的器材在H3的表现下略微增加了一丝暖意,但是Jenkins的女声之毒之销魂噬骨却打了稍许折扣。
F885搭配H3不说完全发挥了H3的实力,但起码也有8-9成。特别是在流行方面的演绎,两者的搭配可谓是相得益彰。

F885的声音无疑是非常讨喜的,关掉所有EQ、DSEE后的声音中依旧有一丝索尼独有的音染,在H3的表现下恰到好处,有一种添一分则俗减一分则凡的感觉。
两首流行人声的表现也很温暖到位,江智民极致的空间感觉和穿透力极强的声线,在H3 的表现下没有一丝做作。Jenkins的跨界美声的独特魅力也比不亚于在RH1上的表现。
2014的元旦期间,我正好借日本旅游的机会,增加了一项特别行程,就是携带随身的H3前往位于东京银座的索尼大厦 —— 搭配在中国还未上市的顶级旗舰ZX1.
H3完成了它此次旅行的终极之旅。H3在ZX1的表现下为圈铁正名,谁说圈铁必浑浊,谁说圈铁定生硬。

在索尼大厦时,ZX1实际上手效果比官方效果图要显得轻盈很多,做工方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笔者见过做工最考究最精致的播放器,不愧为究极的工匠艺术珍品。
由于ZX1中的歌曲基本是笔者不太熟悉的曲目,又不太方便拷自己的歌曲,笔者只能较为含糊的感受一下。索尼大厦中的ZX1是接驳PHA-2的,让笔者觉得有些诧异,
ZX1主打的是它的直推与便携,所以此次H3和ZX1均为直推表现。不知是不是歌曲的原因,几首歌曲在H3的表现下,"通透"是笔者第一个浮现在脑海里的词。
干净的声音一层不染,H3 表现的乐器和人声的定位也异常出色。机身中的试听曲目基本都是偏流行,H3表示流行通杀毫不费力。
完成这篇文章共耗时半月,这半个月里笔者一直在试听一直在对比一直在思考,我们想要的声音究竟是什么?是不加一点修饰如柳叶刀般犀利的展示,还是音染极重的活色生香? 是方便携带的至轻至便,还是追求素质的捆绑堆砌?
直到前些时间,车上广播响起了一首蔡琴的老歌,音质难以入耳
但是旋律和歌词让笔者瞬间唤醒了尘封许久的记忆。索尼
就是这样,一部卡带机让你想起了初中时期的周杰伦,
一部CD机让你忆起了你心仪的人送的一张CD
(与笔者无关,仅举个例子),一部MD让你
记起了省吃俭用买下的第一件奢侈品(当时
的MD是天价),一部Hi MD让你想起了
某位让你魂牵梦萦的人…如是种种。
一切有为法,皆待缘而起,
一首歌就能让你想起你的缘起,一副耳机就能唤醒你尘封的记忆,这,也许只有索尼能做到。